谁会是默克尔的接班人?

12.11.2018

10月29号默克尔宣布不再寻求连任执政党基民盟主席后,“谁来接班”的问题热议不断。基民盟计划在11月举行8场地方会议,帮助基层党员熟悉12位候选人。12月初举行全国党代会上,将选举产生新一任基民盟主席。

目前,德国媒体最看好的候选人有3位,分别是基民盟秘书长安内格雷特·克兰普-卡伦鲍尔(Annegret Kramp-Karrenbauer)、前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弗雷德里希·默茨(Friedrich Merz)和卫生部长延斯·施潘(Jens Spahn)。三个人的政治主张差别明显,普遍认为这次选举将决定基民盟的路线走向。下面带大家认识一下三位热门候选人。

1.安内格雷特·克兰普-卡伦鲍尔

现年56岁的克兰普-卡伦鲍尔人称“小默克尔”。曾任萨安州州长,任期以积极的工业政策来促进采矿业和钢铁行业发展,稳定了就业。她是社会市场经济的坚定支持者,主张“市场刺激竞争,国家为竞争设置安全护栏”的做法。她很早就要求引入最低工资,但也强调:“我们希望一个人靠他的工资收入能够过上好日子,但我们也要清楚最低工资的合理界限在哪里?一旦超出这个界限,最低工资就会影响就业。”对于环保她持谨慎支持态度,认为要保护环境和保障就业之间找到协调点。作为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,她反对婚姻平权(Ehe für alle),她警告说:“如果同性婚姻平权,就不能排除其近亲结合或多人婚姻的要求。”作为女性政治家,她倡导党派、议会、企业乃至教会都应规定女性比例(Frauenquote)。在难民政策上,她和默克尔基本一致。主张从欧盟寻求解决方案,如果行不通,就从国内找解决办法。她反对在边境遣返难民。

点评:克兰普-卡伦鲍尔最大的优势和最大的劣势都在于她和默克尔的密切关系,可谓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。默克尔视她为最理想的接班人,为她上位创造了诸多有利条件。但联盟党在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遭遇惨败,默克尔黯然退场,普遍认为是失败的难民政策惹的祸。那么党员们是否还会继续选择风格相似的“小默克尔”呢?

2. 弗雷德里希·默茨

即将在双11迎来自己63岁生日的默茨是三位热门候选人里最懂经济的一个。2008年他出版了题为《大胆尝试更多的资本主义》(Mehr Kapitalismus wagen)的专著。在近期的公开讲话中他有所挽回,称自己不完全是一个自由主义的、观念保守的人。社会协调、社会融合、环境保护对他也是重要的概念。默茨是坚定的自由贸易支持者,他为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(TIPP)积极游说,担任德美友好协会大西洋桥(Atlantik-Brücke)主席。他主张福利国家“瘦身”,他写道:“不能再扩大社会福利了,必须给福利国家设置边界。”,他也是哈兹改革的支持者。默茨最受争议的言论是:他要求“移民必须要适应德国主流文化(deutsche Leitkultur)”。默茨后来解释说,人们误解了他的意思。他不是在讨论伊斯兰文化属不属于德国,要回答这个问题还缺乏更全面的研究,他赞同对世界开放的德国。

点评:福利制度改革是大多数政治家不敢碰的烫手山芋。削减福利意味着得罪大量底层选民。实行哈兹改革的施罗德总理本人就因此大失民心,连社民党内也视其为罪人,认为正是他的哈兹改革导致社民党的传统大票仓——工人阶级选民的流失。默茨虽然屡次挽回,但《大胆尝试更多的资本主义》还是让他的自由主义立场板上钉钉。现如今,所有大党都在走“中庸之道”来争取更多选民,即便自民党也不再坚持要求回归亚当·斯密的传统——“更少的政府干预,更多的市场调控”。年龄、性别、受欢迎程度都不占优势的默兹赢面不大。

3. 延斯·施潘

施潘是三位热门人选里最年轻的一个。虽然年仅38岁,但已经是资深政治家:加入基民盟21年,担任国会议员16年。2002、2005、2009、2013、2017年,施潘连续五届成为选区直选议员进入国会,民众支持率相当高。2017年施潘进入了颇具神秘色彩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(Bildberg),据称这是一个由欧美各国政要、企业巨头、银行家组成的精英团队,在“暗处”操纵着世界。

施潘颇受德国年轻一代追捧。因为自成为国会议员以来,他就旗帜鲜明地要求在政策上体现“代际公平”(Generationsgerechtigkeit)。他认为必须结合当前人口结构,对养老体系进行深度改革。“为了拉拢老年选民,每次大选政客们都会开出提高养老金的承诺。他们现在送出的'贿选大礼包'需要年轻人中长期来买单。”“我们不是要追求国家财政上的零负债,但我们不能给子孙后代留下一座越积越高的债务山。”他联合国会中的青年议员,成立了一个跨党派工作小组,致力于将代际公平作为国家目标写入宪法。

除了主张代际公平,施潘还主张“贡献公平”(Leistungsgerechtigkeit),也就是说:辛勤劳动的人理应得到更高的收入,国家不应当对高收入人群征收惩罚性重税来搞平均主义,让不工作的懒汉也过上舒坦的日子。他说:“要是谁以为对有钱人收了'嫉妒税',就可以让上百亿的财政支出有着落的话,他大概也以为童话里的故事都是真的。”他要求彻底取消在西部地区征收的、用于援助东部发展的团结税。他反对把“哈兹改革”说成是贫穷和消费降级。他说:“Harz IV不意味着贫困,Harz IV是社会对贫困作出的回应。基本生活津贴有利于消除贫困,它提供了一个人的生活所需。”此番言论遭致激烈批评,21万人签名要求施潘领一个月的二类失业金(416欧)生活一个月,试试看到底够不够“生活所需”。施潘拒绝了签名提出的要求,但不收回对哈兹改革的表态。

施潘是基民盟党内公开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第一人。早在2015年出版的合著《开诚布公:德国、欧洲和难民》(Ins Offene: Deutschland, Europa und die Flüchtlinge)中,他就指出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将导致国家瓦解。接受采访时他说:“从阿拉伯文化圈来到德国的人,通常有性压抑、歧视女性、排斥犹太人和同性恋者的特点。进入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时,他们需要重新学习,否则德国社会将变得反犹、恐同、暴力和大男子主义。”他还说:“我们对难民的管理毫无章法。大量涌入的难民中男性占多数,给卡塞尔和罗斯托克等城市带来了极大负担。”他强调要对难民和技术移民加以区别,对避难权和移民法加以重新表述。

被问及对“主流文化”的看法时,施潘说:“你们不会只想用宪法来教育小孩(指宪法规定的避难权)。你们问伊斯兰文化属不属于德国?那我反问一句,德国属于伊斯兰吗?极端的伊斯兰信仰与德国的自我认同水火不容。当然,来到德国的、愿意和我们一起共筑德国未来的穆斯林是属于这里的,前提是他们尊重自由、尊重不同信仰的人、尊重男女平等。”

内政方面,施潘主张加强法治:“在埃森和柏林的某些区域,国家机关给人的印象是无力或者无心维持法治秩序。国家和政府机关必须重塑权威,让民众重获安全感。”他主张加大在医疗护理和家庭方面的投入,重新赢得民众的信任。

点评:年纪轻轻,政治履历傲人,同样是政党青年团主席出身的、同样是保守偏右的政治主见,施潘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奥地利总理库尔茨。“白左”们对他嗤之以鼻,《明镜周刊》编辑Florian Gathmann就斥责施潘是个民粹主义者,因为他要求取缔双重国籍、反对大城市Hipster文化(指柏林文艺青年聚居区不说德语、以讲英语为荣的现象)。施潘的主要支持者是年轻人,党员平均年龄60岁的“老人党”基民盟究竟能不能接纳这股青春之风呢?


 


Diesen Artikel DruckenMerkenSendenFeedback

Quelle: www.joaonorte.com

Schlagworte: 默克尔,接班人,基民盟